啵灵啵灵

刚刚看了姜崔米谈自己校园生活的视频

感触挺大的


校园暴力从最开始的时候就改变了我的一生。我不像她那么坚强。在我从一年级刚刚入学就被霸凌,而家长找学校没有用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是孤立无援的。没有人可以帮我。


之前写过好多作文,谈朋友的,当时有个叫郑阳的女生,和我相处的挺好。我之前总写多么多么感激她,但现在冷静下来想想,真的是这样的吗?明明她给我也带来了一辈子的伤害。她给我起外号,因为姓氏,叫我驴蹄子,后来全班都在跟风嘲讽我。我多么可悲啊,明明觉得这个外号恶心的要死,却还是表现的很乐在其中,不停得在讨好他们。因为我害怕失去当时唯一的朋友。


校园霸凌对现在的我有影响吗?有啊,怎么可能没有。直到现在我还是很自卑,有社交恐惧。虽然别人看不出来。但是一个人出现在公共场合对我而言真的是一件很痛苦而又尴尬的事情,就算是一个人在食堂吃饭也会左顾右盼如坐针毡。不敢去和同学打招呼,明明我多么想和她们交朋友啊,可是我不行。万一别人觉得我傻不拉几的太过热情怎么办?所以大部分时间,遇到同学我也只是假装玩手机,尴尬的沉默。我总是太过于在意别人的看法,老是想讨好自己身边的人,尤其是朋友,我害怕自己有天发现她们其实根本就不喜欢我,我是可有可无的,我也怕她们看不起我或是离开我。


我的胆小,怯懦,自卑,社交恐慌,全是那无止境的霸凌和朋友无意识的嘲笑带给我的。


即使我知道我该变化,可我又能怎样呢?大学已经比以前好多了。整个小学时期的霸凌让我初中的时候心理扭曲,高中终于意识到了这些开始改变,但又因为过度肥胖和社交恐惧根本没交到多少朋友。


昨天弄丢了高中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难过掉眼泪之余我又在想了。我为什么会难过?尽管我自己不想承认,但实际上,我并不是因为弄丢礼物而流泪。她还是那样的开心快乐,交着很多朋友,我是她众多高中朋友中非常黯淡无光的一个。那是她送我最用心的礼物,上网挑挑捡捡,最后还写了封简短的信。我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信,当时感觉世界都是光明的,我竟然有一个这样爱我的朋友。但现在,因为距离的关系,我们俩逐渐关系变淡了,她还是那样快乐啊,我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只存在在她记忆里的高中同学。归根到底,我为什么会哭?是因为我把我的友谊弄丢了。那是我们俩这段短暂友谊里最值得我一个人默默珍惜的东西。


很多时候人真的很奇怪。会莫名奇妙想很多东西。


昨天看过一篇很好的文章。


by曾亲历过无数次谋杀。

第一次是大一时,他明白自己再这样碌碌无为下去不会有什么出息,于是他杀了那个平庸的自己。后面的无数次,是在面对爱情与未来的选择上。在众人为他们欢呼的时候,心心念念的对象贴在他耳边对他告白。by明白,倘若他答应了,在爱人未来星光璀璨的前途上,他就会成为那唯一却又不可忽略的污点。而选择未来,自然便是更好的决定。

于是30岁的by,一遍又一遍的当着所有欢呼的人的面,掐住28岁的by的脖子,用闪着寒光的水果刀捅进他的胸口,杀死这个年轻的自己。


我呢?

如果19岁的我也可以杀死6岁的我该多好。

我替她做选择。不要再那么懦弱了。



可我终究杀不死那个懦弱的孩子

她一直都在我的身体里


不肯死去